Meeting

团队学术交流的感想

这学期开始的团队交流,我每次都很开心,一来是认识了一大批新来的小伙伴,二来是我喜欢对人品头论足。

1 其实你很棒

然后其实看到大家现在做出的幻灯片和讲解,我是感到很震撼的。

因为这比我在同样时期的水平强多了。

我当时可就是个二货吖,纯粹啥都不知道,啥也不懂,根本冒蒙,两眼一码黑。

那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学,学什么,就是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看到啥了就三分钟热度,觉得难了就赶紧甩手狗带了。

其实当大家在讲完之后,我每次那些各种离奇的点评,背后都有一种钦佩,因为都比我当年强。

然后实际上现在给出的意见和批评,其实也都是我对当年自己的反思和批判。

其实当初我身边也有人对我给出各种珍贵的经验,比如毕毕、老吕和森哥,然而他们毕业了就都有进一步发展了,现在垚垚也要毕业工作了。唉,我的蹭吃对象就都没了。

另外当初虽然大家给我很多帮助,但那时候我脑残得很,好多时候很自以为是,嘴上说是,心里不听,所以踩了一些坑,走了不少弯路。

然后这两年开始,团队有了固定的交流活动,这个很赞吖,所谓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去年因为手术的原因基本没能出现,这学期开始了,大胖归来~

从本学期开始,我每次都在给大家拍照,同时我也参与讨论,做出点评。

2 希望能更好

然后大概总结了一下存在的问题,其实也都是当年我遇到过的问题:

2.1 文献问题:

2.1.1 英文看得少

好理解,当初我就有畏难心理,看到一大堆英文字母就脑袋疼,怎么办呢?没办法,要追最新的或者最经典的研究内容,往往只有英文。英语在学术领域的霸权地位,基本是没办法撼动的,现实如此,只能接受,所以就忍着挺过去罢。

2.1.2中文看得旧

中文文献的可靠性和质量,在咱们这个行业内,目前来说还是难以让人称赞的,这让我很心痛很无奈。然后有一些旧一些的中文文献,其中所引用的观点理论等等,可能更旧,甚至可能是被抛弃掉或者修改掉的,而这种情况就明显会导致二次引用者与前沿脱节。

2.1.3看得还不透

看得不透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说看完一篇文献了,你要是问我说的啥内容,我大概能说一下几个关键词,要是问我作者用了什么方法获得了那些依据如何论证得出了怎样的观点,我就说不太清楚了。就是看过了,大概有点印象,然后就没了。

问题在哪里呢?我觉得是在于没有抓住关键内容。这样读得多而泛,虽然量上去了,却难以有太深刻的印象,更不用说获取参考信息了。

2.1.4 解决方案

那么具体看文献有没有什么快捷方式呢?其实也有,就是对文献进行拆分。

首先看刊物,名气很大的往往是行业内筛选之后幸存的,首先质量就有一定的保证。如果所在的刊物很少有人知道,又没有什么引用,那就不太推荐优先阅读了。

其次是看标题和摘要,标题里面一般都是核心问题或者讨论对象,摘要里面大概都得给出思路轮廓和概述结果,这一部分要仔细抠每个字眼,彻底弄清楚明白。

看了上面的之后,如果还有兴趣或者觉得有必要,就接下来去看更多的内容。

我的习惯是先看图以及对图的解释,这些内容往往都很精简,又都是数据呈现的常用手段,也是作者用来论证的重要依据。而且相比大段文字,图解还更直观一些,却也更抽象一些。

假如你要读一篇文章,那么我建议你一定要把每一幅图都读懂,包括坐标轴、变量、线条、数学关系等等,关于图的一切都弄清,一点含糊不能有。

其实这时候你大概应该有了一个认识框架了,而简介和讨论等等的内容,无非是帮助你细化已有的这个认识框架而已。

读文献什么最重要呢?我认为是方法和思路,结论反而是相对来说次要一些的。因为一篇文章的产生过程中,其实最大部分的工作量都还是在数据的获取和处理以及阐述这些部分,图表往往就是这些的最终呈现,而结论往往是作者基于图表进行的解读。

咱们弄科学的人,应该更注重数据等客观现象,而掺入了主观分析判断的结论部分,是有可能不如数据稳的。解读可能千人千面,数据却是诚实可靠。当然有的文章可能存在数据调整甚至造假,但这个总体上还是少数,我们要相信咱们行业群体的操守。

所以读一篇文献,只要里面有数据,我就提倡可以把这些数据提取出来,存成表格,整理好,用对应文献的名字和作者年代等等备注上,因为很可能以后就用得上。

有时候大家在使用自己的数据的时候,就可能习惯于只用自己的数据,而对同一地区甚至同一地质体的其他人在文献中提供的数据有所忽略。这不是好习惯哦,我提倡要把能搜集到的数据都弄出来,各种对比各种比值各种计算等等,这才能提高自己研究的分辨率。

闭门造车的时代早就远去了,现代的一切信息都在流动,咱们也得开门做学术。

2.2 缺乏参与:

2.2.1 你们厉害我吃瓜

有的小伙伴不太喜欢发表意见,有时候甚至容易有一种抽离感。就好像加缪的《局外人》中的主角一样,这个存在主义方面的内容我不懂,就这么随便胡乱说一下哈。

这种情况我很无奈的,我觉得这可能是国内长期以来从基础教育开始的培养模式导致的,就是要求学生服从权威,训练各种题目解答,而不是参与讨论和提出自己的想法,所以有的学生升入大学之后会很不适应,甚至这种不适能延续到研究生阶段,这时候就很容易出现围观现象。

好在近几年我在帝都的一些学校发现这种情况有很大改观。不过这个问题我还是觉得比较无解,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啊,如果自己不想跟人沟通,拒绝交流以及潜在的碰撞摩擦,自然也错过了很多燃起火花的机会了。

2.2.2 你们太差我不屑

这个往往会出现在一些具有很扎实基础,有一定视野和经验的同学身上。他可能会觉得团队中其他人的东西太蠢太脑残太狗带,听起来都污染自己的灵魂,更不用说参与讨论了。

这个也好理解,自古文人相轻,科学家们更是这样。尤其是有些比较有名气的前辈高人又 TM 没给带好榜样,反而成了各种学阀做派。

不过这个想法还是应该纠正的。 在我刚接触学术的时候,带我入门的启蒙恩师跟我讲:对待一个人或者事物,能挑出缺点不足是很容易的,找出优点闪光点才是难的。谁都能看出马瘸腿,但能看出千里马的就只有伯乐和九方皋这样的人。要做伯乐和九方皋这样的人才牛逼,不能做那种很普通又自命不凡自觉厉害的蠢货。

后来我才意识到,当时自己正是那种蠢货~当然这里我不是说比较自信而对同门不屑的同学是蠢货哈,只是说这样就可能错过一些完全可以参考的信息,哪怕是别人的错误也可以作为教训的,对不对?

2.2.3 你们太强我不行

这种情况也时常可见,就是深感自己水平不够啊,大家说的好厉害啊,我也不懂也不敢参与怕丢人啊等等。

这个其实也好办。大家都是慢慢学出来的,都不是天生就带来的。只要是别人能学会的,咱就也能学个差不多的,无非是投入的时间精力多少,以及学习效率高低有差异而已。但产生一些基础的理解,还是不难的。而且我这个人就喜欢重在掺和,反正有啥问题我就提出来,看着觉得哪里不对我就直接怼过去。

别怕,无非就是丢人呗?而且团队内部又有什么丢人的?哥本哈根学派就通过各种讨论,点燃了无数火种,最终成就斐然。他们有一句格言:“愚蠢的问题不仅允许而且受欢迎。” 科学家干嘛的?不就是探索未知交流知识的么?那么有人不懂,给讲清楚,其实也是分内之事,我还没遇到过几回对方不但不给解释反而讥笑我脑残的情景。

2.2.4 你们无聊我无爱

这种情景很可怕,就是觉得大家讲的东西没意思,自己根本没兴趣。怎么办呢? 这需要你谨慎考虑择业问题,如果还在硕士阶段的初期,推荐你考虑转行吧,强烈建议不要从事自己不喜欢的行业,更不要从事自己讨厌的行业。人生百年不容易,何苦为难自己呢?

如果你不喜欢,赶紧转行,做好各种筹划。 如果你觉得还行,培养点兴趣,忍着做下去。

3 大胖的建议

如果我们要做一件事,那就应当尽量做到让自己满意,我想着应该是一种底线。如果很应付地做了一件自己很不满意的事情,既浪费了自己的生命,也辜负了自己的潜力,岂不可惜。

别人的建议,其实远远不如自己深思熟虑来得深入透彻。

所以大胖没有什么建议,只希望你自己考虑好就行了。 (抱歉,我太饿了,打这么多字要好长时间,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就勉强胡乱来个结尾收尾一下了。我这个人就容易扯很远,然后收不回来。)

Category
Tagcloud